风月大陆 第三章 天剑老人

    时间:2018-02-05 「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叶天龙转身对近卫团的战士大声说道。
      众人一听,都鬆了一口气,纷纷找地方坐下来休息。
      从山庄撤退后,叶天龙他们一口气向南走了六十多里,直到进入这个名叫济台的山地。此刻天色早已是近午,战士们都又累又饿,叶天龙知道如果不休息一下的话,可能等一会儿,他的士兵就会倒下去了。
      「大人,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计无咎从后面赶了上来,他是和修罗两个人留在后面对痕迹进行仔细收拾,给后面的追兵设置假象,将他们引向歧路。
      「你看看他们,难道真的要把他们累趴下吗?」叶天龙走到一块大石头边坐下来,望着自己的参军︰「说不定前面还有敌人,我可不想他们以这样的状态去和敌人交战。」
      计无咎习惯性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山羊,沉吟了一下,突然睁开眼睛望着叶天龙道︰「前面有两条道,一条是我们来时的小道,地窄路险,崎岖不平,行走不便,而另外一条则是大路,宽敞平整,但要比小道远上五十多里。大人您要走哪一条道路?」
      叶天龙舒服地靠坐着,望了一下计无咎,然后又看了看走到自己身边的夏赫和陶鲁斯,突然笑道︰「我们走大路。」
      「不行,这可万万使不得。」
      计无咎点头不语,可陶鲁斯却一下子叫了起来,他望着叶天龙道︰「将军大人,我们来时的小道虽然崎岖难行,但却没有敌人,又近上许多,洛u韝n走可能有敌人把守的大路呢?」
      叶天龙笑了一下,没有回答陶鲁斯的话,而是转脸朝向夏赫,见到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亮色,不禁暗中点头。
      「派去侦察的人回来了吗?」叶天龙站起来,望着四下正在吃乾粮的战士,向身边的战士轻声问道。
      「是的。」
      一个战士应声出现在叶天龙的跟前。精瘦的脸庞、明亮的眼睛,浑身上下显出精明强干的气质。
      「小道上没有任何动静,但在大路上却是看到不少的旗帜,也有数队士兵在来回巡逻,盘查过路的行人。」
      一听到这样的情报,陶鲁斯更加紧张。
      「将军大人,您看大路上已经有敌人的士兵了,我们还是走小道安全。」
      「这里的道路,夏风他们一定是知道的,对吗?」
      叶天龙一边向前走,一边对陶鲁斯说道,计无咎则转身朝后面行去,準备和修罗等人会合。
      「这……应该是吧……」
      陶鲁斯愣了一下,犹豫地望着叶天龙,发觉到叶天龙已经走出好几步,刚想迈开大步追赶,身后一直不发一言的夏赫出声叫住了他。
      「不要再去麻烦叶天龙大人了。答案已经在他的话中了,你自己好好想一下。」
      陶鲁斯愣住了,他回首望了望自己所服侍的主将,惊异地发现在他的眼中出现了难得一见的讚许之色。
      夏赫望着叶天龙的背影,缓缓地说道︰「以前在艾司尼亚,我看不起他,但现在我知道我错了,外面的那些传闻给人们的印象是完全不同的一个男人,法斯特有这样的一个将军,真的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正在迈步的叶天龙将夏赫的话一字不落地听在耳中,他蓦然停下了脚步,身影一沉,随即转过身来,望着夏赫笑道︰「夏赫大人实在是太看得起小子了,我不过是一个好色之徒,怎么当得大人如此的评价。」
      夏赫慢慢摇头,道︰「宠辱不惊,大将的风範。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做自己认定的事情,所有这些,并不是一般男人可以做得到的。」
      看到叶天龙还要再说什么的样子,夏赫连忙摆摆手,道︰「叶天龙大人可以将选择走大路的理由说得清楚一点吗?我和陶鲁斯都想知道真正的答案。」
      「好的。」叶天龙点头,然后解释道︰「夏风他们一定非常熟悉这一带的地形,知道这里有两条道路可以通往登州,而且他们也一定查得到我们来时走的是那条小道。」
      说到这里,叶天龙一笑,继续说道︰「人都是有惯性的,来的时候走小道,回去的时候,一般也都会选择小道,更何况小道向来没有军队驻守,比起大路要安全不少,又比大路近许多,逃跑中的人一定会选择小道的。」
      「我们知道,别的人也知道,因此夏风也会想到这一点的。如果他是有头脑的指挥官,自然会把军队埋伏在小道的两边,等我们过去时杀出来。而在大路上留少数的疑兵用来吓唬我们,迫使我们放弃大路。因洛ub仓促之间,他无法调集大军过来,可以用的就是在附近的军队,不可能完全照顾到两条道路。」
      听到这里,陶鲁斯的眼睛一亮,毕竟他也不是什么愚笨的人,自然领悟到叶天龙所说的是什么。
      他一拍双手,道︰「将军大人果然是神机妙算,听将军大人这一番分析,真是有茅塞顿开之感。」
      叶天龙一笑,道︰「方纔侦查的人回来说,大路上布满旗帜,这更说明了夏风的布置,正是因为把军队埋伏在小道了,所以在这大路上故布疑阵,迷惑我们。」
      说话之间,队伍已经到了大路的附近,叶天龙走到前面布置队伍攻击的行动了。陶鲁斯突然间想到一点,急忙对夏赫说道︰「如果大公子他採用虚虚实实的诱敌之计,把真正的队伍埋伏在大路这边,那么我们不是……」
      夏赫讚许地望了一眼陶鲁斯,点头道︰「说得非常好,看来这么多年来,你在兵法上也有不少的进步啊!」
      「大人您过奖了。」陶鲁斯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应该去提醒一下叶天龙将军大人。」
      「不用了。」夏赫摇摇头,道︰「用兵之道,虚虚实实,的确非常难以判断。这只有在对敌人进行深入细緻的调查和了解之后,才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决断。而这次,叶天龙大人完全将夏风算到了,我知道凭着夏风的能力,不可能想到那么多的,毕竟他距离真正的名将还有一定的差距……」
      说到夏风,夏赫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连语气也是平静无波,但陶鲁斯却听得出自己的将军大人内心深处那真正的悲哀和痛苦,一个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儿子,预定的接班人却完全背叛了自己,这种痛苦是难以想像的。
      「如果夏云在的话,就有可能会想到这一层,这样一来,我也要出声提醒叶天龙大人了,但是现在,就不需要去打扰了。」
      夏赫抬起头来,望着空中悠悠飘过的白云,心中蓦然涌起无限的感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语的空虚,连儿子也背叛了自己,他在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呢?
      安排妥当,叶天龙看準时机,一声令下,近卫团的战士从四面八方突然出现在把守大路的敌军面前,一下子将他们团团围住。
      果然不出所料,今天一大早,夏风的命令便被传到这里,这边的守将立刻带着大队人马赶往那边的小道埋伏,在这边只留下了三百名士兵,还命令他们多多地插上旗帜,并大张旗鼓地进行巡逻,以吓阻叶天龙等人不要从这边过去。
      一次队形密集的冲杀,三百名夏风的士兵便完全被击溃,一个也没有逃掉。敌军的队长仅仅来得及发出了一个求救的信号,便被叶天龙一剑击毙。
      抬起头来,望着空中绽开的黑色旗花,叶天龙的眼中掠过一丝杀气。他知道,这个信号发出之后,不用多久的时间,夏风的大军便会云阶u荞 C
      「把所有的俘虏斩首,然后马上撤退。」
      下完这个冷酷的命令,叶天龙头也不回地朝前面走去,在他的身后,是近卫团战士轰然的应声和敌军士兵的惨叫声。
      从身后传来的血腥味和空气中流动的战斗气息,让叶天龙的心中涌起莫名其妙的一股豪情壮志,手按在配在腰间的神器烈火上,他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此刻就算即将到达的千军万马也不在他的眼中。
      他没有发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已经让身边的近卫团战士莫不感到一种俯身下拜的冲动,他只是在享受这一种似乎大地万物尽在掌握的奇妙感觉。
      「这是天生霸王的气势,为什么会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出现呢?」
      虽然心中对叶天龙有了很大的改观,但夏赫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战斗开始到此刻,叶天龙的举手投足都让他无不感到惊奇。
      「一个出身井市的平民骑士怎么可能具有这种让久经沙场的宿将都感到惧怕的王者之势呢?」
      从后面匆匆赶来的计无咎和修罗经过夏赫的身边,将他的话听得十分真切,当下两个人的心中涌起了各自不同的感受。
      「难道说师傅让我来,还有什么别的用意吗?」修罗无意识地抚摸着剑柄,脑海中闪过师傅对他说的每一个字︰「不对啊,师傅并没有说关于这个男人的其他什么事情,他只是让我还掉他所欠下的巨额债务。」
      而计无咎的眼中却是燃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火焰,他在心底吶喊道︰「你终于觉醒了,觉醒了……我等这个时候好久了……」
      直到这个时候,计无咎他才有些明白,只有在生死关头、危难之际,经过残酷的杀戮之后,叶天龙身上那颗霸王之心才会真正觉醒过来。这也让他对今后的一些计划做出了一定的修正。
      沿着大路行了二十三里之后,叶天龙他们开始离开大路,因为从大路的后方隐隐约约传来了大批骑兵急速奔驰的巨大声响,显然夏风的大军接近了。
      「穿过这一片山野,前面就是渡口了。」
      一阵好走,越过三座山后,大军追赶的声响已经听不到了,在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座稀疏的山林,还有一条小溪穿行在疏林之中,水色碧蓝,四周草木围绕,不时可见绽开的不知名野花,景色相当美丽。
      计无咎和陶鲁斯几乎同时指着这一片疏林,对叶天龙说道。只不过在陶鲁斯的话语中带着兴奋的神情,而参军大人的口气却是相当的平静。
      「那我们还等什么,快点走啊!」
      叶天龙也十分高兴,只要到达渡口,就可以鬆一口气了。因为那边会有人接应,何况天龙军团的水师正在等待他的信号,只要发出信号,周明和周亮两兄弟的水师便会马上赶到。
      没有走出十五步,前面的队伍突然间停了下来,接着是一阵轻微的骚动。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天龙大踏步前进,同时不悦地问道。
      「大人,前面有人挡住去路!」
      一个近卫团的战士从前头匆匆向叶天龙跑来,神情有些慌乱。
      「是什么人?难道是夏风的军队吗?」
      叶天龙心中也被吓了一跳,夏风不可能算得这么準,自己的行军路线是在不停地变化的,况且如果是夏风的军队,也应该埋伏起来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才是啊!
      走到队伍的前面,看到眼前的景象,叶天龙不禁愣了一下。
      小溪在这里变成了一段相当宽阔的河道,河水也颇为湍急,在哗啦啦的声响中快速地流向下游。就在这个地方,有一座不知道建成多久的石桥,从石桥两边的石製栏杆来看,已经有相当的年代了。
      石桥不是很宽阔,只能让一辆马车驰过,而此时,在石桥的正中,有一位身穿紫色袍服的老人正背手而立,风吹动他的衣服,看起来是如此的飘逸出尘。这样的人,这样的景色,应该是非常的优美,只是可惜在他的身前地上,倒着三名近卫团战士的尸体,大大破坏了整个优美的场面。
      「这是怎么回事?」叶天龙沉声问道。
      他心中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妙,眼前这个老人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好,虽然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神情淡雅,可就像是一把还没有出剑鞘的宝剑一般,那一股藏而不露的剑气实在惊人。
      「这个老头太可恶了,不让我们过去,还一出手就杀了我们三个兄弟。」一个近卫团的战士咬牙切齿地向叶天龙说道,神色显得悲愤又有些无奈。
      说话之间,又有两个近卫团的战士忍不住吶喊着冲了过去。这一次叶天龙看得十分真切,这老人的身形仅仅是微微动了一下,一道比闪电还要快上百倍的白虹便一闪而过,只听得两声惨叫,两个战士就倒在他的脚前,鲜血从他们的喉咙处慢慢流了出来。
      一剑毙命,动作之快,肉眼难以察看,只有叶天龙这样的超人目力才可以看出一点端倪,可以想见,这个老人的实力有多强大。
      「不要过去了!」
      看到自己的战士还要吶喊着冲过去,叶天龙立刻大喝一声。
      「你们再多上去几个也是没有用的。」
      正要冲出去的五个战士停下了脚步,一手持枪,一手提盾,愤怒地盯着眼前的老人。
      「你很聪明,没有再让你的手下送死。」没有等到叶天龙发话,这个老人开口了,他的神情显得相当轻鬆,「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却知道你的很多事情,不愧是法斯特的后起之秀……」,「不要说废话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叶天龙断喝一声,打断了老人的话,怒气沖沖地说道。
      「没有什么,只是想请你们在这里多留一会儿,一直等到夏风他们赶到为止。」
      老人微笑着,口中轻轻说出了让叶天龙心神微震的话语。叶天龙一直不想确定的事实终于还是被这个老人说了出来,他的心中真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这个老人居然把自己的路线算得这么準,会知道在这个地方等待自己的到来;怒的是,这个老人实力如此强大,这么有自信,竟然敢一个人来单挑自己这么多的人马。
      「你不要发怒,也最好不要让你们的人上来送死,因为我现在人老了,不想让自己手中的剑多沾上凡夫俗子的血。」老人看到叶天龙要冲上来的样子,摆摆手,淡淡地对他说道。
      「你们和夏风的事情,还是等夏风到了再慢慢算,我只是希望我们大家和和气气地在这里等一阵子。」
      「你……」
      叶天龙这一下真的是给气坏了,这个老人还真是狂妄。
      「不要冲动。」
      修罗的声音在叶天龙的耳边响起,他和计无咎两个人从队伍后面也到了。
      「他是天剑园的主人,大陆用剑的第一家之家主。」
      计无咎的声音并不响亮,但听在叶天龙的耳朵里面,像是一个晴空霹雳,震得叶天龙一阵心寒。眼前这个老人居然是大陆上号称剑术第一家的家主,天剑园的主人天剑老人,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
      「小娃娃好眼力,居然还认得老夫。」
      天剑老人望了一眼计无咎,然后将视线投到修罗的身上,蓦然,他的神情微微一动,剎那间,他整个人好像由一把没有出剑鞘的宝剑变成了一把出锋的神剑,锐利无匹的剑气有如裂岸的惊涛向叶天龙和修罗两人汹涌而来。
      「你师傅呢?这么多年不见,他还好吗?」
      修罗的神情也显得颇为恭敬,微一低头,回答道︰「多谢天老的记挂,师傅他老人家一切都好,前段时间,还和晚辈见过一面。」
      天剑老人微微点头,道︰「当年玉风山论剑,你还是一个小孩子,没有想到现在都这么大了,真是好快啊……」
      「喂,我说老人家啊,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让我们过去呢?」叶天龙在一边运气抵挡住凌厉的剑气,一边口中怪叫道。
      「我只是应小辈的邀请,让你和夏风好好见上一面而已,你还是在这里乖乖地等着吧!」
      天剑老人转头望着叶天龙,缓缓地继续说道︰「凭你们现在的实力,还是不可能从我手中离开的,就算他和你一起出手,也胜不了我的剑。」
      「是吗?」
      修罗有些跃跃欲试,他反手拔出了巨剑,向前跨了一步,举剑下沉,无形的剑气开始在大气中聚集,气流以一种奇妙的路线在空中盘旋起来。
      「不错,你已经从你师傅那里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但是……」
      面对修罗的巨剑,天剑老人的神情发生了轻微的改变,他不再轻鬆以对,而是抽出了他的剑,一把细细的长剑,通体都是白色的,闪动着奇异的光芒。
      「以你现在的功力,还无法和我对抗的,收手吧,我不想伤你。」
      说话之间,天剑老人的剑上爆出了一团璀璨的白光,他的手腕仅仅轻轻地动了一下,但修罗却感到好像是无数道剑芒从各个方向朝他刺来,不由得心中大骇,知道自己的武技的确还不如天剑老人。
      如果是一般的高手,和天剑老人的差距过大,他就可以十分自如地控制他自己的出手,但修罗的武技和他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因此在交手的过程中,他无法完全控制整个情势,斗到激烈处,很可能收不住出手,更何况,这样的高手的出招,胜负都在一线之间。
      修罗明白这样的道理,也知道天剑老人说这一番话的意思,但他却不想收手退后,这不但是他的师傅对他的交待,更是面对像天剑老人这样的高手,让他心中的斗志完全的燃烧起来,只有越强大的对手,他的实力才能更发挥。
      在修罗的一边,叶天龙也拔出他的神器烈火,他知道如果不联手击败眼前的强大敌人,他们将无法离开此地,等到夏风的大军赶到,那可真的是完全失败了。
      「你们联手也是没有用的……」
      天剑老人的剑轻轻一颤,在石桥的空间範围内一下子出现了无数的剑影,有如天上的繁星,美丽之极,让人心醉神迷,明明知道这里面凶险无比,但没有一个人可以抵抗它的吸引力。
      叶天龙和修罗动了,与其说是他们动了,还不如说是他们被眼前的点点剑光所吸引过去,两把不同的剑投向了眼前无边的剑影中。
      没有剑气相触的响声,也没有剑和剑撞击的声响,只听得叶天龙和修罗各自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哼声,接着繁星般的剑影消失,叶天龙和修罗往后连退了三步。他们两个人的手背上均有一点红红的印痕,是被天剑老人的细剑所伤。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熟女色图_黄色书_黄色录像视频_av色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