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中国美妆史

来源:未知 2017-05-15 13:04

  

  中国美妆史连载122: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魏晋南北朝时期儒学思想受到严重冲击,儒家“独尊”的局面结束,老庄学说的流行,佛经的翻译,道教的发展,清谈的盛行,形成了一个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一是这个时期的审美文化呈一种过渡状态,双重形态,表现出历史转折阶段的典型特征;二是这种审美形态的双重性、过渡性,正是“自我超越”这一时代主题的丰富内蕴在魏晋之际逐步展开的曲折反映。这个时期的人物品藻也出现了较大的转变,即从注重对人的内在德行的考察,开始转向注重对人的神气、风度仪表的把握。    顾恺之    受人物品藻的影响,魏晋人物画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特征,魏晋之前的人物画多是用于墓葬需要或是政教需求,对绘画艺术本身并没有较多的关注就更谈不上审美需求了。而魏晋以来涌现出的众多杰出画家为中国画坛注入了新的活力,如顾恺之、陆探微等等。人物画创作题材在这一时期也更加丰富了,除了沿袭秦汉以来的各大题材外,又出现了佛教故事题材和文人士大夫题材,如士大夫肖像画、士大夫生活情态写真,此外还有仕女画即女性题材绘画。这一时期的女性开始受到时人的关注,以描写女性为主题的文学作品逐渐增多,绘画上也开始关注女性美,欣赏女性美,生活中模仿女性美。      《女史箴图》为中国东晋绘画作品,作者顾恺之。原作已佚,现存有唐代摹本,原有12段,因年代久远,现存《女史箴图》仅剩9段,为绢本,设色,纵24.8厘米、横348.2厘米。此图依据西晋张华《女史箴》一文而作,原文十二节,所画亦为十二段,现存自“冯媛挡熊”至“女史司箴敢告庶姬”共9段。作品注重人物神态的表现,用笔细劲连绵,色彩典丽、秀润。1860年“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由于英国方面知识欠缺,保管不善,将其拦腰截为两段,并出现了掉渣现象。故宫博物院另藏有宋代摹本,纸本墨色,水平稍逊,而多出樊姬、卫女2段。      现存《女史箴图》仅剩的9段中,第四段画的是两个妇女对镜梳妆,充分展示了晋代女性的梳妆场景。用来表现“人咸知修其容,而莫知饰其性。”其中一个妇女正对镜自理,镜中映出整个面容,画家巧妙地展现出那种顾影自怜的神态。另一妇女照镜,身后有一女子在为其梳头,梳头的少女表现的尤为秀丽。旁边放有镜台仓具。三个人的姿态各不相同,却都让人感觉到幽雅文静,姿态端庄。不同版本的《女史箴图》,其画面显示了魏晋女性浓郁的生活气息。      这时期漆奁纹饰以出巡游乐、人物故事等为主。江西南昌火车站东晋纪年墓出土了彩绘出巡图奁,圆形、直壁,内壁髹红漆;外壁上下髹朱红漆,绘有2车2马17人。车马人物以红、赭、金三色勾勒、点染,人物形态各异,体态丰腴。层次丰富、立体感强。这件漆奁上的彩绘,其作风和表现手法比之东汉彩绘孝子故事漆器更富有变化,笔法更趋流畅,颇具西晋以来画风。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魏晋南北朝时期儒学思想受到严重冲击,儒家“独尊”的局面结束,老庄学说的流行,佛经的翻译,道教的发展,清谈的盛行,形成了一个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一是这个时期的审美文化呈一种过渡状态,双重形态,表现出历史转折阶段的典型特征;二是这种审美形态的双重性、过渡性,正是“自我超越”这一时代主题的丰富内蕴在魏晋之际逐步展开的曲折反映。这个时期的人物品藻也出现了较大的转变,即从注重对人的内在德行的考察,开始转向注重对人的神气、风度仪表的把握。

  

  中国美妆史连载122: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魏晋南北朝时期儒学思想受到严重冲击,儒家“独尊”的局面结束,老庄学说的流行,佛经的翻译,道教的发展,清谈的盛行,形成了一个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一是这个时期的审美文化呈一种过渡状态,双重形态,表现出历史转折阶段的典型特征;二是这种审美形态的双重性、过渡性,正是“自我超越”这一时代主题的丰富内蕴在魏晋之际逐步展开的曲折反映。这个时期的人物品藻也出现了较大的转变,即从注重对人的内在德行的考察,开始转向注重对人的神气、风度仪表的把握。    顾恺之    受人物品藻的影响,魏晋人物画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特征,魏晋之前的人物画多是用于墓葬需要或是政教需求,对绘画艺术本身并没有较多的关注就更谈不上审美需求了。而魏晋以来涌现出的众多杰出画家为中国画坛注入了新的活力,如顾恺之、陆探微等等。人物画创作题材在这一时期也更加丰富了,除了沿袭秦汉以来的各大题材外,又出现了佛教故事题材和文人士大夫题材,如士大夫肖像画、士大夫生活情态写真,此外还有仕女画即女性题材绘画。这一时期的女性开始受到时人的关注,以描写女性为主题的文学作品逐渐增多,绘画上也开始关注女性美,欣赏女性美,生活中模仿女性美。      《女史箴图》为中国东晋绘画作品,作者顾恺之。原作已佚,现存有唐代摹本,原有12段,因年代久远,现存《女史箴图》仅剩9段,为绢本,设色,纵24.8厘米、横348.2厘米。此图依据西晋张华《女史箴》一文而作,原文十二节,所画亦为十二段,现存自“冯媛挡熊”至“女史司箴敢告庶姬”共9段。作品注重人物神态的表现,用笔细劲连绵,色彩典丽、秀润。1860年“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由于英国方面知识欠缺,保管不善,将其拦腰截为两段,并出现了掉渣现象。故宫博物院另藏有宋代摹本,纸本墨色,水平稍逊,而多出樊姬、卫女2段。      现存《女史箴图》仅剩的9段中,第四段画的是两个妇女对镜梳妆,充分展示了晋代女性的梳妆场景。用来表现“人咸知修其容,而莫知饰其性。”其中一个妇女正对镜自理,镜中映出整个面容,画家巧妙地展现出那种顾影自怜的神态。另一妇女照镜,身后有一女子在为其梳头,梳头的少女表现的尤为秀丽。旁边放有镜台仓具。三个人的姿态各不相同,却都让人感觉到幽雅文静,姿态端庄。不同版本的《女史箴图》,其画面显示了魏晋女性浓郁的生活气息。      这时期漆奁纹饰以出巡游乐、人物故事等为主。江西南昌火车站东晋纪年墓出土了彩绘出巡图奁,圆形、直壁,内壁髹红漆;外壁上下髹朱红漆,绘有2车2马17人。车马人物以红、赭、金三色勾勒、点染,人物形态各异,体态丰腴。层次丰富、立体感强。这件漆奁上的彩绘,其作风和表现手法比之东汉彩绘孝子故事漆器更富有变化,笔法更趋流畅,颇具西晋以来画风。

 

  顾恺之

  受人物品藻的影响,魏晋人物画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特征,魏晋之前的人物画多是用于墓葬需要或是政教需求,对绘画艺术本身并没有较多的关注就更谈不上审美需求了。而魏晋以来涌现出的众多杰出画家为中国画坛注入了新的活力,如顾恺之、陆探微等等。人物画创作题材在这一时期也更加丰富了,除了沿袭秦汉以来的各大题材外,又出现了佛教故事题材和文人士大夫题材,如士大夫肖像画、士大夫生活情态写真,此外还有仕女画即女性题材绘画。这一时期的女性开始受到时人的关注,以描写女性为主题的文学作品逐渐增多,绘画上也开始关注女性美,欣赏女性美,生活中模仿女性美。

  

  中国美妆史连载122: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魏晋南北朝时期儒学思想受到严重冲击,儒家“独尊”的局面结束,老庄学说的流行,佛经的翻译,道教的发展,清谈的盛行,形成了一个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一是这个时期的审美文化呈一种过渡状态,双重形态,表现出历史转折阶段的典型特征;二是这种审美形态的双重性、过渡性,正是“自我超越”这一时代主题的丰富内蕴在魏晋之际逐步展开的曲折反映。这个时期的人物品藻也出现了较大的转变,即从注重对人的内在德行的考察,开始转向注重对人的神气、风度仪表的把握。    顾恺之    受人物品藻的影响,魏晋人物画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特征,魏晋之前的人物画多是用于墓葬需要或是政教需求,对绘画艺术本身并没有较多的关注就更谈不上审美需求了。而魏晋以来涌现出的众多杰出画家为中国画坛注入了新的活力,如顾恺之、陆探微等等。人物画创作题材在这一时期也更加丰富了,除了沿袭秦汉以来的各大题材外,又出现了佛教故事题材和文人士大夫题材,如士大夫肖像画、士大夫生活情态写真,此外还有仕女画即女性题材绘画。这一时期的女性开始受到时人的关注,以描写女性为主题的文学作品逐渐增多,绘画上也开始关注女性美,欣赏女性美,生活中模仿女性美。      《女史箴图》为中国东晋绘画作品,作者顾恺之。原作已佚,现存有唐代摹本,原有12段,因年代久远,现存《女史箴图》仅剩9段,为绢本,设色,纵24.8厘米、横348.2厘米。此图依据西晋张华《女史箴》一文而作,原文十二节,所画亦为十二段,现存自“冯媛挡熊”至“女史司箴敢告庶姬”共9段。作品注重人物神态的表现,用笔细劲连绵,色彩典丽、秀润。1860年“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由于英国方面知识欠缺,保管不善,将其拦腰截为两段,并出现了掉渣现象。故宫博物院另藏有宋代摹本,纸本墨色,水平稍逊,而多出樊姬、卫女2段。      现存《女史箴图》仅剩的9段中,第四段画的是两个妇女对镜梳妆,充分展示了晋代女性的梳妆场景。用来表现“人咸知修其容,而莫知饰其性。”其中一个妇女正对镜自理,镜中映出整个面容,画家巧妙地展现出那种顾影自怜的神态。另一妇女照镜,身后有一女子在为其梳头,梳头的少女表现的尤为秀丽。旁边放有镜台仓具。三个人的姿态各不相同,却都让人感觉到幽雅文静,姿态端庄。不同版本的《女史箴图》,其画面显示了魏晋女性浓郁的生活气息。      这时期漆奁纹饰以出巡游乐、人物故事等为主。江西南昌火车站东晋纪年墓出土了彩绘出巡图奁,圆形、直壁,内壁髹红漆;外壁上下髹朱红漆,绘有2车2马17人。车马人物以红、赭、金三色勾勒、点染,人物形态各异,体态丰腴。层次丰富、立体感强。这件漆奁上的彩绘,其作风和表现手法比之东汉彩绘孝子故事漆器更富有变化,笔法更趋流畅,颇具西晋以来画风。

 

  《女史箴图》为中国东晋绘画作品,作者顾恺之。原作已佚,现存有唐代摹本,原有12段,因年代久远,现存《女史箴图》仅剩9段,为绢本,设色,纵24.8厘米、横348.2厘米。此图依据西晋张华《女史箴》一文而作,原文十二节,所画亦为十二段,现存自“冯媛挡熊”至“女史司箴敢告庶姬”共9段。作品注重人物神态的表现,用笔细劲连绵,色彩典丽、秀润。1860年“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由于英国方面知识欠缺,保管不善,将其拦腰截为两段,并出现了掉渣现象。故宫博物院另藏有宋代摹本,纸本墨色,水平稍逊,而多出樊姬、卫女2段。

  

  中国美妆史连载122: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魏晋南北朝时期儒学思想受到严重冲击,儒家“独尊”的局面结束,老庄学说的流行,佛经的翻译,道教的发展,清谈的盛行,形成了一个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一是这个时期的审美文化呈一种过渡状态,双重形态,表现出历史转折阶段的典型特征;二是这种审美形态的双重性、过渡性,正是“自我超越”这一时代主题的丰富内蕴在魏晋之际逐步展开的曲折反映。这个时期的人物品藻也出现了较大的转变,即从注重对人的内在德行的考察,开始转向注重对人的神气、风度仪表的把握。    顾恺之    受人物品藻的影响,魏晋人物画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特征,魏晋之前的人物画多是用于墓葬需要或是政教需求,对绘画艺术本身并没有较多的关注就更谈不上审美需求了。而魏晋以来涌现出的众多杰出画家为中国画坛注入了新的活力,如顾恺之、陆探微等等。人物画创作题材在这一时期也更加丰富了,除了沿袭秦汉以来的各大题材外,又出现了佛教故事题材和文人士大夫题材,如士大夫肖像画、士大夫生活情态写真,此外还有仕女画即女性题材绘画。这一时期的女性开始受到时人的关注,以描写女性为主题的文学作品逐渐增多,绘画上也开始关注女性美,欣赏女性美,生活中模仿女性美。      《女史箴图》为中国东晋绘画作品,作者顾恺之。原作已佚,现存有唐代摹本,原有12段,因年代久远,现存《女史箴图》仅剩9段,为绢本,设色,纵24.8厘米、横348.2厘米。此图依据西晋张华《女史箴》一文而作,原文十二节,所画亦为十二段,现存自“冯媛挡熊”至“女史司箴敢告庶姬”共9段。作品注重人物神态的表现,用笔细劲连绵,色彩典丽、秀润。1860年“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由于英国方面知识欠缺,保管不善,将其拦腰截为两段,并出现了掉渣现象。故宫博物院另藏有宋代摹本,纸本墨色,水平稍逊,而多出樊姬、卫女2段。      现存《女史箴图》仅剩的9段中,第四段画的是两个妇女对镜梳妆,充分展示了晋代女性的梳妆场景。用来表现“人咸知修其容,而莫知饰其性。”其中一个妇女正对镜自理,镜中映出整个面容,画家巧妙地展现出那种顾影自怜的神态。另一妇女照镜,身后有一女子在为其梳头,梳头的少女表现的尤为秀丽。旁边放有镜台仓具。三个人的姿态各不相同,却都让人感觉到幽雅文静,姿态端庄。不同版本的《女史箴图》,其画面显示了魏晋女性浓郁的生活气息。      这时期漆奁纹饰以出巡游乐、人物故事等为主。江西南昌火车站东晋纪年墓出土了彩绘出巡图奁,圆形、直壁,内壁髹红漆;外壁上下髹朱红漆,绘有2车2马17人。车马人物以红、赭、金三色勾勒、点染,人物形态各异,体态丰腴。层次丰富、立体感强。这件漆奁上的彩绘,其作风和表现手法比之东汉彩绘孝子故事漆器更富有变化,笔法更趋流畅,颇具西晋以来画风。

 

  现存《女史箴图》仅剩的9段中,第四段画的是两个妇女对镜梳妆,充分展示了晋代女性的梳妆场景。用来表现“人咸知修其容,而莫知饰其性。”其中一个妇女正对镜自理,镜中映出整个面容,画家巧妙地展现出那种顾影自怜的神态。另一妇女照镜,身后有一女子在为其梳头,梳头的少女表现的尤为秀丽。旁边放有镜台仓具。三个人的姿态各不相同,却都让人感觉到幽雅文静,姿态端庄。不同版本的《女史箴图》,其画面显示了魏晋女性浓郁的生活气息。

  

  中国美妆史连载122: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贵妇梳妆    魏晋南北朝时期儒学思想受到严重冲击,儒家“独尊”的局面结束,老庄学说的流行,佛经的翻译,道教的发展,清谈的盛行,形成了一个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一是这个时期的审美文化呈一种过渡状态,双重形态,表现出历史转折阶段的典型特征;二是这种审美形态的双重性、过渡性,正是“自我超越”这一时代主题的丰富内蕴在魏晋之际逐步展开的曲折反映。这个时期的人物品藻也出现了较大的转变,即从注重对人的内在德行的考察,开始转向注重对人的神气、风度仪表的把握。    顾恺之    受人物品藻的影响,魏晋人物画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特征,魏晋之前的人物画多是用于墓葬需要或是政教需求,对绘画艺术本身并没有较多的关注就更谈不上审美需求了。而魏晋以来涌现出的众多杰出画家为中国画坛注入了新的活力,如顾恺之、陆探微等等。人物画创作题材在这一时期也更加丰富了,除了沿袭秦汉以来的各大题材外,又出现了佛教故事题材和文人士大夫题材,如士大夫肖像画、士大夫生活情态写真,此外还有仕女画即女性题材绘画。这一时期的女性开始受到时人的关注,以描写女性为主题的文学作品逐渐增多,绘画上也开始关注女性美,欣赏女性美,生活中模仿女性美。      《女史箴图》为中国东晋绘画作品,作者顾恺之。原作已佚,现存有唐代摹本,原有12段,因年代久远,现存《女史箴图》仅剩9段,为绢本,设色,纵24.8厘米、横348.2厘米。此图依据西晋张华《女史箴》一文而作,原文十二节,所画亦为十二段,现存自“冯媛挡熊”至“女史司箴敢告庶姬”共9段。作品注重人物神态的表现,用笔细劲连绵,色彩典丽、秀润。1860年“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由于英国方面知识欠缺,保管不善,将其拦腰截为两段,并出现了掉渣现象。故宫博物院另藏有宋代摹本,纸本墨色,水平稍逊,而多出樊姬、卫女2段。      现存《女史箴图》仅剩的9段中,第四段画的是两个妇女对镜梳妆,充分展示了晋代女性的梳妆场景。用来表现“人咸知修其容,而莫知饰其性。”其中一个妇女正对镜自理,镜中映出整个面容,画家巧妙地展现出那种顾影自怜的神态。另一妇女照镜,身后有一女子在为其梳头,梳头的少女表现的尤为秀丽。旁边放有镜台仓具。三个人的姿态各不相同,却都让人感觉到幽雅文静,姿态端庄。不同版本的《女史箴图》,其画面显示了魏晋女性浓郁的生活气息。      这时期漆奁纹饰以出巡游乐、人物故事等为主。江西南昌火车站东晋纪年墓出土了彩绘出巡图奁,圆形、直壁,内壁髹红漆;外壁上下髹朱红漆,绘有2车2马17人。车马人物以红、赭、金三色勾勒、点染,人物形态各异,体态丰腴。层次丰富、立体感强。这件漆奁上的彩绘,其作风和表现手法比之东汉彩绘孝子故事漆器更富有变化,笔法更趋流畅,颇具西晋以来画风。

 

  这时期漆奁纹饰以出巡游乐、人物故事等为主。江西南昌火车站东晋纪年墓出土了彩绘出巡图奁,圆形、直壁,内壁髹红漆;外壁上下髹朱红漆,绘有2车2马17人。车马人物以红、赭、金三色勾勒、点染,人物形态各异,体态丰腴。层次丰富、立体感强。这件漆奁上的彩绘,其作风和表现手法比之东汉彩绘孝子故事漆器更富有变化,笔法更趋流畅,颇具西晋以来画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