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

来源:未知 2017-05-15 13:07

  

1996年,我们智库专家在李春生教授的率领下,开始对中国宫廷美容发展历史的研究。二十多年来,我们智库认为中国宫廷美容发展史分为三个阶段:自夏代至西晋为萌芽时期,与美容相关的药物和香料受到宫廷重视,美容化妆剂型诞生。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

  1996年,我们智库专家在李春生教授的率领下,开始对中国宫廷美容发展历史的研究。二十多年来,我们智库认为中国宫廷美容发展史分为三个阶段:自夏代至西晋为萌芽时期,与美容相关的药物和香料受到宫廷重视,美容化妆剂型诞生。自东晋至唐末为形成时期,美容化妆品得到全面发展,成为宫廷贵族和臣民得以享用的物质文明。自五代至清末为充实和发展时期,美容理论有较多发展、宫廷美容方剂大量增加。

  一、萌芽时期(公元前2070年-公元316年)

  

1996年,我们智库专家在李春生教授的率领下,开始对中国宫廷美容发展历史的研究。二十多年来,我们智库认为中国宫廷美容发展史分为三个阶段:自夏代至西晋为萌芽时期,与美容相关的药物和香料受到宫廷重视,美容化妆剂型诞生。

 

  自夏代至西晋的2300年问(公元前2070年-公元316年)是我国宫廷美容的萌芽时期。相传殷纣王时代已应用红花汁凝脂妆饰,战国时代西施善用“脂泽粉黛博得吴王欢心。特别自西汉以来,奴隶制逐步转入封建社会,生产力得到初步发展。西汉张骞出使西域,东汉马援南征交趾,促进了中外药材和香料的交流,美容化妆的要求开始在生活水平较高的宫廷贵族和诸侯内部萌生。后汉三国至西晋,由于战乱灾荒频仍,美容化妆之术在宫廷的研究处于停滞状态。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秦汉时期成文的马王堆三号墓出土帛书《五十二病方》中,对“头脂”、“靡(磨)脂”等美容制剂已有明确记述。还载录了“般(瘢)”和“乾骚(瘙)”等与美容相关的疾病治法,列方8首,药物以水银、雄黄、乌彖(喙),犁(藜)卢、芫华(花)、阑根、白付(附)、猪膏等为最常用。在马王堆一号墓西汉初长沙国丞相驮侯利苍的妻子辛追随葬品中,引人瞩目的是香囊、香料和中草药花椒、香茅、佩兰、桂废、杜衡等的出土,表明当时美容化妆品的研制曾达到一定水平。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据《史记》载,西汉惠帝时,郎、侍中皆傅粉。景帝朝(公元前156年)以后,对沐浴较为重视。如太子舍人汲郑“每五日洗沐,褚先生言:“浴不必江海,要之去垢”。当时美容香身药物如蕙(零陵香)、杜衡、杜若、白芷、江离、糜芜、菖蒲、泽兰等,使用已很普遍。到了东汉时代,苏台香由大泰国(波斯)进口,成为做香料不可缺少之品。在这个时期,面脂、面汤等美容化妆剂型,已诞生和发展。

  二、形成时期(公元317-896年)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自东晋讫唐末580年间(317-896),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此期内,由于东晋及其后的宋、齐、梁、陈五朝偏安于江南,未遭战乱洗劫,相对处于稳定状态,农业、手工业、商业得到一定发展,“江东诸帝多傅脂粉”,使美容化妆品的研制有了起色。隋唐两朝国家的统一和版图的开拓,经济实力雄厚、国际交流频繁,以及医学长足的进步,国外的美容香身药如:新罗白附子、高丽人参、越南沉香等不断输入我国,促进了宫廷美容化妆品的发展,成为盛唐时期宫廷贵族和臣民都得以享用的物质文明。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东晋医学家葛洪(281-341)所撰《肘后备急方》卷六,列《治面疱发秃身臭心昏鄙丑方第五十二》,是国内文献中最早的美容篇章。该篇列美容方19首,涉及头发、面容、五官,“肥白”、“细腰身”,“除胡臭”、“汗臭”、“阴下股里臭”,以及手脂、澡豆等,可谓初具规模。特别需要提出的是,金代杨用道在对本书的补录中,收入了“陈朝张贵妃常用膏方”,如杨氏补注可靠的话,则可认为这是现存第一张宫廷用面部美容处方。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南北朝从刘宋时代开始,宫廷贵族偏爱香身辟秽之方,宋明帝尝撰《香方》一卷留给后世。宋书范晔传“和香方”序说:“麝本多忌,过分必害,沉实易和,盈斤无伤。零藿虚燥,詹唐粘湿。甘松、苏合、安息、郁金、柰多、和罗之属,并被珍于外国,无取于中土。又,枣膏昏钝,甲煎浅俗,非唯无助于馨烈,乃当弥增于尤疾也”。此序虽以香药过用之害比类明士,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当时社会上流对香身之品的崇誉。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唐代著名的贞观、开元之治,造就了一个较为持久的国泰物阜、衣食丰备的社会。从当时谱写的诗篇中可以看出,宫廷非常重视用粉敷面,以黛画眉。每逢腊日,帝后常以“口脂面药随恩泽”踢给臣子,臣下则每每“晓随天仗人,暮惹御香归”。由于美容化妆品的广泛使用,不仅宫中佳人“雪肤花貌参差是”,“罗衣欲换更添香”;即便农家妇女,也多“邀人施脂粉”,认为“铅华不可弃”。诗人王建在《宫词》中写道:“月冷天寒近腊时,玉街金瓦雪漓漓。浴堂门外抄名人,公主人家谢面脂”。充分说明美容化妆品已成为当时上层人际交往的礼物。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由于宫廷和社会上对美容化妆品需求的提高,医学书籍收录其配方也不断创新。初唐医学家孙思邈在《千金翼方·妇人面药》篇谈到:“面药手膏,衣香藻(澡)豆,仕人贵胜,皆是所要”。孙氏收录美容方139首,推动了美容学的发展。其后,曾在唐朝弘文馆(国家图书馆)任职20多年的王焘撰写《外台秘要》40卷,录美容方达200余首。内有“近效则天大圣皇后炼益母草留颜方”、“南平公主襄衣香方”等,都是起自宫廷,简便有效,倍受欢迎的美容化妆制剂。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自五代、宋、金、元、明至清末约1000年间(907-1911),是宫廷美容学充实和发展时期。在这一段时间内,封建社会由鼎盛走向衰落,资本主义萌芽开始产生。国内连续经历了四个回合战乱与安定的交替反复,生产力虽有一定发展,但生活水平不及盛唐。中外交流日益频繁,香料进口的种类数量更多。美容化妆品的研制和应用主要拘限于宫廷贵族、王侯大臣与富裕阶层之间,美容理论有较多发展,方剂大量增加。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宋代对美容化妆卓有贡献的医书,首推陈昭遇、王怀隐等编著的《太平圣惠方》。该书收集了宋太宗赵光义在藩邸时搜集的千余首验方,其中包括五代至宋初宫廷的美容化妆方剂。书中涉及美容的内容有三卷,列与美容相关疾病21门,载方336首。突出者如永和公主澡豆方,为采自唐德宗年间的宫廷方,疗效确实,香气浓郁,润肤去垢兼用,是一种优良的洗涤剂。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元初礼部尚书、光禄大夫、提点太医院事许国祯编纂《御药院方》,搜集金元及其以前的宫廷用方,载美容化妆方剂较丰富。该书卷九治咽喉口齿门,列胨希夷刷牙药、二色漆牙药、白牙药珍珠散、牙药麝香散等,非常重视保持牙齿的清洁美观。卷十洗面药门,列宫廷方25首,如御有洗面药、皇后洗面药、淖手药等,代表着宋、元大内的美容化妆风格。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明代为美容化妆之术的发展做出贡献者,有太医院吏目、医林状元龚廷贤。龚氏所撰《鲁府禁方》宁集,收集鲁王府美容13方。这些方剂除杨太真玉红膏含有轻粉外,其余方剂均未含铅汞之类的有毒药物,可谓选择美容方的进步之举。其前或后,明·《永乐大典)、周定王朱槽之《普济方》、太医院使董宿、方贤之《奇效良方》,均载有大量美容方剂。

  

东晋是宫廷美容化妆学的形成时期:中国美妆史连载116

 

  清宫档案记载,乾隆皇帝非常讲究美容香身。乾隆十二年二月二十二日,太医院为皇帝配制的桃花玉肌肥皂“用时占(粘)脸 ,弘历问过大夫武维藩、花三格,传旨“减去”肥皂中的“白酒”。在中国历史上,像这样由皇帝出面亲自过问肥皂香料之事,极为罕见,于此可窥清朝最高统治者对美容化妆品的重视。在清廷中,这一风气一直延续到清末,无怪乎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脉案中,长发香发方、令发不落方、洗头沐浴方、肥皂、面药等俯拾皆是了。